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于丹:曾经的风光国学大师,如今被北大学生轰下台,56岁跌落神坛

时间:2022-12-14 19:22:16 | 浏览:2083

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,请点击右上方的“关注”。感谢您的支持和鼓励,希望能给您带来舒适的阅读体验。2012年,一场昆曲表演,在北大举行,整个大礼堂里,座无虚席。学生们聚精会神地观看着昆曲艺术家的表演,时不时掌声雷动。可这样热闹和谐的气氛,在身穿

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,请点击右上方的“关注”。感谢您的支持和鼓励,希望能给您带来舒适的阅读体验。


2012年,一场昆曲表演,在北大举行,整个大礼堂里,座无虚席。

学生们聚精会神地观看着昆曲艺术家的表演,时不时掌声雷动。

可这样热闹和谐的气氛,在身穿黑色紧身裙、脚踩高跟鞋的于丹上来时,戛然而止。

观众席上,嘘声四起,更有学生直接离席。

突然,一个高亢的声音响起:“下去吧!”

应和声此起彼伏,台上的气氛一时凝结,于丹此刻的心情,恐怕没有人能够体会。

谁能想到呢,这位曾经红极一时的国学大师,会落到如此境地。

要知道当初的她可谓是万人追捧,引发一阵国学热潮,靠着知性渊博的学者风范闻名海外,如今却惨遭北大学子轰下台。

到底发生了什么,让这位曾风靡一时,被誉为“学术超女”的大师,遭遇冷场与唾弃呢?

56岁的她又为何会跌落神坛?

《百家讲坛》中声名鹊起

1965年,于丹出生于北京的一个书香世家,父亲曾是中华书局的副总经理,由于家庭的熏陶与父母的教育,她对于国学,有着自己的一套理解方式。

于丹本硕时期,就读文学相关专业,直到博士时期,她转向影视传播专业,这也为她后来进行公开演讲,打下了很好的基础。

在踏上《百家讲坛》之前,于丹是北京师范大学的一名教授,颇受学生喜爱。

并曾担任《共和国史册上》《太阳照常升起》等20多部电视专题片、《正大综艺》等综艺栏目的撰稿人,参与策划了2001年的中国申奥活动。

单从于丹个人的教育经历与早期工作经验来看,她是十分优秀的,《百家讲坛》邀请这样一位学者进行国学传播,也并不奇怪。

而于丹也没有辜负节目组的期盼。

“很多人仰望《论语》,认为它十分地高深,但其实不然,这其实是一本告诉大家,如何寻找到心灵的宁静,开心快乐生活的书籍。”

“在我们今天看来,《论语》没有什么太大的逻辑性,显得十分散乱,因为它本身就是孔夫子教育学生时,言语片段的记录。”

2006年的黄金假期,一头利落短发,穿着得体的于丹,踏上了《百家讲坛》,开启了自己连续七天的《论语》心得分享课堂。

每集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里,于丹侃侃而谈,从容大方,各种典故、传说信手拈来,引得观众连连称赞,不少人开始带着孩子守在了电视前,只为等待着下一次的开讲。

“于丹教授讲的,我都能听懂。”

“深入浅出,非常好啊,而且都能结合实际进行联想。”

“要让孩子多听听,老少皆宜啊这种国学讲座。”

之前的《百家讲坛》请来的都是杨振宁、吴冠中等各学术界的大拿,可是对普通观众而言,他们讲述的主题都太深奥而遥远,因此很多观众并不买账。

因此当阎崇年开讲后,收视率一度暴跌的《百家讲坛》终于再度回春,于丹的到来,更让这档文化节目,变得越发亲民与接地气了。

在于丹的讲述中,看似遥远的《论语》成为了我们日常生活里最常见生活道理的合集。

阎崇年《百家讲坛》

神秘莫测的《庄子》也被拉入了凡尘,让人看到了千年前古人的宽广与洒脱,那些曾经晦涩难懂的国学经典,瞬息之间变得不再难以理解。

“好,于丹讲得好,趣味横生又令人观之忘忧。”

同为主讲人的易中天毫不吝啬对于丹讲演的赞赏,因为节目的受众并不是什么行业内的学者,而是受教育程度各不相同的普通观众,对他们而言,于丹的讲解,刚刚好。

很显然,作为影视传播学领域的资深学者,于丹深谙如何将文学以大众能接受的方式进行传播。

无疑她是十分地成功,一跃成为了《百家讲坛》上炙手可热的明星讲师,引发了一波国学热潮。

引领国学潮流的明星学者

“于丹老师,我非常喜欢您讲的《论语》。”

“从没觉得国学这么好理解过,听完感觉好像心情都平静了很多。”

“您的书,我都买了,一定会反复看的。”

一场在北京中关村图书大厦举办的签售会上,无数人排队等待着自己心中的国学大师给自己购买的新书签字。

那一天,创下了单场15000册左右的图书销售纪录,掀起了于丹狂潮。

而这还只是一个开始,她的《<论语>心得》《<庄子>心得》更是卖出了惊人的300多万册。

许多人也因为于丹开始翻阅那些曾经在角落里,少有人会注意的国学经典。

“在于老师出现之前,我是基本不会看这些书的,总觉得不适用,也不合适在当下去读。”

“以前觉得这些书离自己太远了,现在听于丹老师讲了之后,觉得还是可以看看的。”

可以说,于丹的出现引发了整个中国的“国学热”,从这个角度而言,她没有辜负自己传播国学与传统文化的责任,达到了远超众人想象的效果。

也因此,“女版易中天”、“学术超女”等等名头,开始出现在了于丹的头上,她逐渐成为最为忙碌的明星学者,频频在各种电视节目、国内外国学交流会上大展风采,跟随者与追捧者众多。

“于老师,我最近生活很不幸,不知道该怎么办?”

“感觉生活好没希望,于老师,您说我以后真的能越过越好吗?”

“我很痛苦,很迷茫,完全不知道自己今后的日子要怎么过,您能帮帮我吗?”

在许多读者眼中,于丹已经成为了自己的心灵导师,是最为知性与善良的存在,他们十分信服这位明星学者讲述下的精神世界。

在这样的盛名之下,很多追随者的日常口头问候都变成了“你今天看于丹的书了吗?”

可见,于丹所引发的国学热逐渐成为了一种阅读潮流,这也为她带来了极大的出镜率。

各种综艺节目邀约纷纷递到了于丹手上,《汉字英雄》《中国故事》《同一堂课》都能看到她的身影。

与此同时,国内外各种活动现场也开始邀请这位明星学者,为自己引流造势。

日本将前去发表演讲的于丹称为“女孔子”,台湾地区媒体高呼“台湾听众有福了”欢迎对方的到来,于丹的演讲行程一度排到了几个月之外,可谓是一讲难求。

这样频繁的商业活动也为于丹招来了很多的非议,在普通大众眼中,学术人应该是纯粹清高的,如同于丹这样,一再走下神坛的行为自然会与缺乏风骨、只为金钱这样的头衔相挂钩起。

尤其在2007年,于丹以1060万的收入荣登“中国作家富豪榜”,仅次于郭敬明

而版税更是高达12%,远远超过很多著名作家10%的版税,引发了又一轮的网络热议。

据称,于丹每次演讲时薪高达3万元,成为了当时出场费最贵的演讲人。

甚至有报道表示,一次在陕西神木县的讲座中,于丹两小时收费高达30万。

这显然与她自己曾经在访谈中所说的最讨厌“功用性”读书的言论,是截然相反的。

这些都让她所树立的知性清高文人形象大打折扣,而学术上的硬伤更是招来了无数行业内人士的猛烈抨击。

跌落神坛之际的种种现象

在于丹走上神坛时,在天涯爆火,贴主“塞外李悦”,发表了一篇名为“《论语》是可以乱讲的吗——批评于丹”的长帖,将于丹《<论语>心得》一书中的错误全部指了出来并进行了更正。

徐晋如

紧接着,中山大学在读博士徐晋如,联合清华、北大等高校博士发起了“十博士抵制于丹事件”,热帖《吁请媒体立即停止对于丹之流的吹捧》也引来了众多学者的纷纷点赞。

“她就是凭借媒体影响力,在对中国传统文化进行阉割。”

“一个连基本的中学古汉语知识都不达标的‘影视博士’,居然在这里大谈特谈典籍。”

“必须给大众传达最正确的知识。”

学术圈内,很多人开始跳出来,指责于丹讲演的浅薄与不专业性,痛斥对方是在误导群众,将于丹定性为了“伪学者”。

在“于丹热”逐渐消散后,很多民众也开始反应,吃不起这碗“心灵鸡汤”了,更有反对者,直接冲到了她的《<庄子>心得》新书签售会上高呼“抵制于丹。”

在分享自己的《论语》《庄子》心得时,她时常给众人灌输一种“安贫乐道”、“寻找内心的快乐与宁静”的主题思想,而规避了儒家对现实的批判性,过于强调精神的力量,忽视了很多人所面临的现实困境。

除了在学术上被圈内一些学者否定以外,于丹在后期频频爆出的崩人设事件,也是将她进一步推下神坛的主要原因。

2009年,于丹前往伦敦进行英语版书籍的海外首发宣传,举办方给她安排了活动附近的一个高档酒店,可这却引发了她的极大不满。

据称,于丹认为酒店的档次太低,配不上自己的身份,于是一连三天折腾着换了三个房间,却始终没有满意。

半夜被叫起来的翻译,在换房的几天里每天被折腾得只睡了不到两个小时。

“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了,在我说话的时候,不要打断我,你怎么就听不明白?”

“这还要再重复吗,我说过了的。”

整个宣传期间,翻译的工作都进行得非常困难,于丹说得太快了,完全没有什么停顿,在遇到拿不准的语言时,想要确认下翻译,也再度被于丹否定,给翻译工作造成了很大的困扰。

于是,在这位“女孔子”回国后,由翻译撰写的《于丹伦敦街头撒泼记》火爆网络,让看到的国人吃惊不已:“原来体面知性的女学者,背地里是这样的吗?”

“撒泼事件”还没有平息多久,于丹转身又与孔子后人孔健对簿公堂,原因是对方署名的图书侵权。

孔子第75代直系子孙孔健

“她完全是乱攀咬,有相关法律依据吗?”

孔健很是气愤,他否认了于丹的说辞,强调早就与对方达成了合作,于丹一再表示对自己很信任,全权交给自己处理即可。

于丹在各种场合中被不断爆出了诸如耍大牌、难相处,临时加价的丑闻,许多反对于丹,抵制对方的言论与书籍,更是甚嚣尘上,看得围观群众一阵凌乱与不知所措。

如果说这些都是在背后的暗自抵制,是是非非也都无从考证,那么2012年的北大礼堂事件,就彻底将“倒于”事件,摆上了台面。

“这台上站着的都是昆曲老艺术家,这位女学者一身超短,黑丝配恨天高,确定合适吗?”

北大学子没有丝毫顾及,直接炮轰,让刚刚开口的于丹完全下不来台,这也再次将于丹推上了风口浪尖,“倒于”之声,层出不穷。

“于丹和易中天赢了市场,但在学术圈却彻底输了。”

很多人开始惋惜,似乎自己见证了曾经高不可攀的学者们的坠落,好像他们已经一败涂地了。

那么,事实真的如此吗?这位曾经备受追捧的明星学者,难道就没有可取之处吗?

“于丹现象”带来的反思

“我本来就不是冲着什么学术真假来的,只是想要从于老师这里获得一种内心的平静。”

“我不关心那些,要不是于老师,我其实不会注意那些学者说的什么经典。”

“不管怎么说,我觉得于老师讲得很好。”

在于丹的读者眼中,他们读的是通过于丹分享过后,触动自己心灵的某些思想与言论,跟其他没什么关联,毕竟自己又不是在搞什么学术研究。

短短两年时间内,于丹的书籍累计销售已经超过了500多万册,时至今日也依旧有人不断观看她的《百家讲坛》,可以看出,即使争议不断,于丹的受众依然存在。

其实对于很多学者而言,于丹的存在是值得肯定的,但要做好区分。

“我是持支持态度的,能够让这些国学经典重新焕发光彩,本身就是一件好事。”

“我们要支持国学的热潮,也要明白,从大众接受的角度出发的讲解,必然不同于专业的研究,二者是不同的。”

在《百家讲坛》大火之前,国内已经掀起了一股国学热潮,可是却良莠不齐,各种片面博眼球的经典解读潮流,一度让众人对很多不了解的文化经典及历史人物有了误解,即使后期再怎么更正也无法扭转先入为主的印象。

因此,出现专业学者进行普众化的文化传播是十分必要的,可是这个度必须要把握好。

“一千个读者眼中,有一千个哈姆雷特。”

这是对于文学著作中,人物形象的不同解读,可是对于历史与千年流传的经典书籍,还其本来面目,从根本上阻止误读,是极为重要的,这是为了进一步准确传承优秀传统文化所必需的前提条件。

“必须从它的本来意义上‘扬弃’它。”

这是恩格斯对于黑格尔经典著作的解读态度,也是很多中外学者对于经典的学习与传播的态度,如果百家各解其意,那肯定会让研究的后人,一头雾水。

这也是很多学者集中抨击于丹的问题所在,她的《论语》等国学经典的解读,过于个性与自由化了。

与此同时,在媒体连番热捧与炒作之下,拥有明星光环的于丹逐渐开始体会到了名声所带来的负面效应。

因为于丹带来的国学热度,很大一部分是基于她个人明星学者光环加持之下的,观众与读者,很大程度上将对她个人的喜爱与崇拜转移到了她的作品之上。

一旦于丹的个人形象与人设出现瑕疵与崩塌,那么所带来的应